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
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4)【作者:deltat】

07-19来源:加载中【字号:||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3。4章

  手机上弹出苏玉回复的消息:「怎么了,师兄?我这就回来。」

  让一直崇拜自己的学妹看到我这衣冠不整的狼狈样,真是难堪到可怕的事情——可是,已经被绑住了的我,完全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

  终于,我最害怕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。

  我听到教室门被打开,然后便是苏玉喊了一声:「师兄,你在哪里?」
  我当然不敢出声——我巴不得她没见到我,转身就离开。

  可是,她没有听见我的回应,便往里面走,绕过了讲桌,终于看到了一身是血的我。

  苏玉立刻吓得像是丢了魂一样,大喊出来:「师兄!你还好吗?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你怎么满身上都是血……脸也这样了……我……我帮你报警,叫救护车。」

  我摇着头呜呜地叫着。

  苏玉这才发现我的嘴被堵住:「天呐,你的嘴……这……这也太残忍了……这……要……要不我还是先报警吧?」

  我连连摇头,发声示意她先解开我的嘴唇。

  她这才伸过手开始帮我解开嘴唇里的别针——只是她的双手都害怕地颤抖了起来。

  被女孩子的手指触碰到嘴唇的感觉本应是令人兴奋的,可是,那接触一瞬的温暖,很快被尴尬和窘迫所盖过。

  血从别针拔出的伤口里流出;苏玉惊惶地说:「师兄,你很疼吧。你忍一下,拔出来我就找东西给你止血。」

  苏玉为我拔掉所有别针后,我才终于得以把嘴里的袜子吐出来,赶紧说:「苏玉……我没事。你别报警,别叫救护车。」

  「你都这样了,怎么可能没事?我帮你叫急救吧,没事的。」

  「不……求求你,别让别人知道。」

  「我不会告诉别人的,师兄。你……你这样子不去医院不行的。」

  「我没事,你相信我,好吗?你帮我解开手上和脚上的绳子,可以吗?」
  苏玉点点头,蹲下身来试图为我解开绑在手脚上的鞋带。

  她显然惊魂未定,手依然颤抖着的,目光也满是仓皇。

  鞋带的死结无法解开,她又才拿起美工刀,直接把鞋带划开。

  终于,我被完全解开了,而苏玉把我扶起来坐到椅子上,蹲在我面前问我:「师兄……你这到底是怎么了?刚才那个女生不是还找你要电话吗?她人呢?不会是她找人来干的吧?」

  我点点头,又摇摇头:「不,不……我没事……这事情一两句话解释不清楚。」
  苏玉又问:「那……真的不用报警吗?」

  「不,」我回答:「不用了,谢谢。对不起让你看到这么狼狈的样子。」
  「没事的,」苏玉说:「要我扶着你去校医那吗?」

  我摇摇头:「不用了,我先让我室友拿套衣服来给我吧。我身上衣服全都破了,没法就这么出去。」

  说完,我拿出手机发消息让魏麒帮忙拿衣服过来,又转头和苏玉说:「你先走吧。等我室友来了,他会照顾我的。今天真是麻烦你了。我回头有机会一定会向你解释清楚的。」

  苏玉却坚持说:「我陪你等他吧。不然,一会儿又有人进来,看到你这样,多尴尬。」

  似乎她说的也有道理——我犟不过她,便接受了她的提议。

  苏玉还是想知道,究竟是什么样灭绝人性的暴徒,能把我残忍地伤成那个样子。

  更糟糕的是,她甚至也看到了我腿上大大的「M」刻痕和「WXH」的烙印。
  「你……你不会是跟黑社会的有什么关系吧?他们来寻仇?」她呆呆地问:「师兄你别怕,我可以陪你去找警察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」

  我知道,她虽然呆,但也实在不傻。

  所以,事已至此,为了避免更多的误会和尴尬,我只好向她解释起原委:「那个女生,是我的主人;我是她的奴隶。所以,今天,只她是惩罚我而已。」
  苏玉听到后,震惊地问:「那个女生,你……你认识她?」

  「嗯,」我说:「我和她本来就很熟。她今天是故意装作不认识我的。」
  听完我说的这些,苏玉更加不解,甚至有点忿恨了:「什么?凭什么让你当她的奴隶啊,她有什么资格当你的主人,还惩罚你,还把你虐成这样?」

  我尴尬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,但我实在不擅长编出没有破绽的谎言,只好继续实话实说:「我和那个女生,一直在玩SM。她是S,我是M,所以,我一直是自愿的。你……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?」

  苏玉的脸红透了:「嗯,SM……我……听说过。可……那就是说,你……你是自愿被她虐的?」

  我点点头:「算是吧。」

  「这……你们也玩得太有情趣了吧。」她尴尬万分,可又说道:「可是,就算这样,也不能伤得这么重呀,还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,太过分了吧。都成这个样子了,你怎么可能是自愿的?」

  我解释说:「我确实是自愿被她虐的。我和她平时玩的时候确实是没有这么重。今天是她看到了你发消息给我,怀疑我和你在搞暧昧,所以才突然生气,把我虐成这样。」

  苏玉听到这句话后一惊,竟然低下头,像是真的是她的错一样,低声说:「对……对不起……把你害成这样。」

  我也不希望苏玉感到自责:「这事情跟你没关系的,是我自己没向她解释清楚。」

  苏玉还是低着头:「对不起。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和她有这种关系。可是,你为什么要让她对你这么狠啊,你知道你身上的伤口都有多深吗?我看了都好心疼……」

  苏玉的话音未落,身后便传来教室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
  进来的应该是魏麒吧——在魏麒的面前,我倒是没什么可以尴尬的。

  说不定,魏麒还能帮我跟苏玉解释清楚。

  可没想到,身后传来的却是吴小涵高傲的声音:「小学妹,你心疼起我的奴隶来了?」

  我听到吴小涵的声音,立刻跪到了地上,乞求吴小涵:「小涵学姐,你听我解释……我真的没有和她暧昧。她可以作证。」

  大约我的举动显得我真的很害怕吴小涵吧,苏玉也给吓到了,呆在原地,只愣愣地点点头:「徐洋东他只是我师兄而已,当时导师让我跟他一起做课题,我才认识他的,我……我和他真的没有半点那什么的。」

  吴小涵看到跪着的我和蹲着的苏玉,倒是专用温和些的声音对苏玉说:「学妹,你先坐起来吧。」

  苏玉于是颤抖着坐到了椅子上。

  吴小涵转过来看着我,狠狠命令道:「把头磕下来。」

  我乖乖磕下头,可脑袋还没碰到地面,吴小涵就直接把靴子重重踩到了我头上,硬生生把我的脑袋砸向了地面——额头砸到地面的一瞬,那声音连我自己都吓到了。

  她一脚踩牢我的脑袋上,说道:「你解释给我听吧。」

  我低声下气地老实交待:「就是我导师之前安排苏玉和我一起做课题,我才认识她的。我真的没和她暧昧过,一点都没有。苏玉她去医院看我,也是和实验室里的师弟一起去的,除了刚才几分钟,她都从来没和我单独相处过,我对天发誓。」

  吴小涵没理我,抬头问苏玉说:「他说的是真的?」

  苏玉看起来是被吴小涵的霸气吓到了,声音略微有点颤抖:「嗯,是……是真的。徐洋东他跟我真的半点暧昧都没有过……」

  吴小涵这才把踩在我头顶的靴子移开。

  此时,苏玉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忽然站起来对吴小涵说:「我知道你是他的主人,我也知道我和他可能走得近了些,让你不太开心。可是,你为什么要对他这么狠毒啊?我作为一个外人,我看了真的都受不了了。他是你的奴隶,你也不能这么对他吧?你这是要把他虐死才行吗?」

  吴小涵的声音镇定而自信:「小学妹,我看,你喜欢徐洋东吧?」

  苏玉显然没料到吴小涵会这么问,声音有些窘迫:「这……这和喜不喜欢有关系吗?但凡是个人,都受不了看到别人被伤得这么血腥吧。」

  「你不用解释了,」吴小涵的声音满是沉着和自信:「从你的眼神里就看得出来,你喜欢徐洋东。看着你喜欢的男人被我虐成这样,你肯定心疼,肯定不甘,肯定在心里把我咒骂了一万遍吧?」

  苏玉听到自己的心思被看了出来,倒也并不否认:「是,我喜欢他,那又怎么样?」苏玉说:「我至少是从心里真正喜欢他,而不像你,只会这么折磨他,完全不顾及他的感受,不心疼他半点!」

  我从没料到过,这个呆呆的学妹竟能说出如此强硬的话来。

  而吴小涵依然不为所动,只是低头看着跪着的我,对我说:「告诉她,你是不是主动要求我残忍而灭绝人性地虐你的。」

  我尴尬地低声说:「是……我是主动要求小涵学姐残忍地虐待我的。」
  吴小涵抬头对苏玉说:「看到没?你喜欢的男人,可是主动求着我这么虐他的。」

  被我这么一承认,苏玉尴尬极了,低头看向我,却也没有责怪我的意思:「徐洋东师兄,你怎么这样对自己呀?为什么要这样?你这么好的男生,有那么多人喜欢你,你何必……」

  说着说着,苏玉竟然哭了出来。

  吴小涵看了看苏玉,忽然换上了一种仿佛是长辈在教育小辈的语气,对她说道:「学妹,我知道你喜欢徐洋东。可是,我也喜欢徐洋东,你知道吗?我也心疼他,你知道吗?我对他的感情,不会比你浅。我甚至也给过他做我男朋友的机会,而他自己选择了要做我的奴隶。是他想要我残忍地虐他,我才不得已选择开始调教他的。」

  苏玉低下头,看到我沉默而确定的眼神,才相信了这一切。

  吴小涵接着解释:「我其实也好久没有见到他了,所以就想他了呀。正因此,我今天才偷偷来学校看他,想给他一个惊喜。来这以后,我看到你和他好像很熟,误会了你们,才忽然生气,把他虐成这样。那条让你回这个教室的信息,也是我发的。」

  苏玉终于完全懂了,眼眶里带着泪水,颤抖着说出:「这样啊……对不起……让你误会了。只是,学姐,我……我真的好羡慕你,能让他这么死心塌地地对你。」

  吴小涵笑笑,安慰地把手搭上了苏玉的肩膀,对她说:「徐洋东是我的奴,也是我喜欢的男生,我自然会满足他的愿望,给他他想要的。只是抱歉,现在确实没有你的机会了。」

  苏玉哭着点了点头。

  正在此时,身后却又传来开门的声音。

  魏麒站在门口,都没往里看一看,就直白地喊道:「东哥,我给你送衣服来了。」

  糟了。

 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一生中会遇到如此混乱而狗血的场面。

  而他走进来,看到站着的吴小涵、坐着的苏玉和一身是血跪着的我,惊呆了——他显然也完全没料到会是这样奇特的场景。

  魏麒颤颤巍巍地走上前,在吴小涵面前问道:「主……主人?你……你怎么在这?」

  吴小涵听到魏麒这么说,开心地笑了出来:「都好几个月过去了,你还当我是主人啊?」

  「嗯……」魏麒低下头,有点害羞:「你……你是我有过的唯一一个主人嘛。」
  吴小涵说:「那……在主人面前,你觉得你应该站着吗?」

  她竟然故意用了温柔而天真的嗓音,没有显出半点霸气。

  可魏麒听到吴小涵这么说,还是没有丝毫犹豫,立刻就跪在了吴小涵跟前。
  苏玉完全惊呆了——她的两个学长,竟然都跪到了眼前这个女生的跟前。
  吴小涵看到苏玉的表情,从容地解释道:「噢,这个男生,以前也是我的M。」
  我能想象,苏玉此刻内心受到的冲击有多大。

  她一定不敢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。

  吴小涵低头看着脚下的魏麒,得意地问道:「好久不见,小狗狗。想我了吗?」
  「嗯,」魏麒点点头:「当然想呀。」

  「那,想舔主人的鞋底吗?虽然之前徐洋东舔过了一遍,可我刚才又出去踩脏了呢。」

  「嗯嗯,」魏麒的呼吸立刻粗重起来:「可……可以吗?我……要付钱吗?」
  吴小涵温暖地笑笑:「不用呀。今天就当是我心情好赏你的就行咯。」
  她自然地向后一靠,坐到课桌上,把脚翘起来递到魏麒嘴边:「老规矩,只准舔鞋底,不准用手碰。」

  魏麒点点头,饥渴地伸出了舌头,舔舐起吴小涵的靴底来。

  吴小涵从容地翘起另一只脚,递到我嘴旁:「来,你也舔吧。我还从来没被两个M同时舔过鞋底呢,嘻嘻。」

  我有些纠结——我从没在别人面前舔过吴小涵的鞋底。

  让苏玉见到我这么下贱的样子,以后还怎么跟她相处呢?每天在实验室里见到她,都会尴尬得要死的吧。

  可吴小涵又问了一遍:「怎么了,不想吗?」

  「想,想……」我看着身边的魏麒都已经不顾一切地舔起来,自己也不敢再让吴小涵生气,赶紧趴下,老老实实舔起了她的靴底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                 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。否则,后果自负!